当前位置:主页 > 东莞流水线 >

卢克文东莞工厂流水线上成长起来的自媒体大V

发布日期:2021-09-20 14:4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《中国国运三十年》《文在寅的复仇》《卡扎菲的秘密》《香港问题与世界线年开始,一个新兴的公众号相继发出多篇爆款文章,引发了网络世界的阵阵狂欢。鲜为人知的是,这些爆款文章都是从东莞发出的,它们来自于一个新媒体——卢克文工作室。

  一名从流水线普工成长起来的自媒体“黑马”;仅有10个人的工作室却拥有200多万公众号粉丝;拒绝大城市的诱惑甘愿“蜗居”东莞,只为远离烦嚣、安静写作……这就是卢克文。

  一个对世界充满好奇之心,想知道这个世界的逻辑;一个坚持“慢工出细活”,愿意花更多时间去写长文;一个坚持用亲切自然通俗的方式写作,用文字陪读者“聊天”的人。同时也是一个有较大影响力的财经时政类作者,他的公众号每天有很多人在关注,在追更。

  在瞬息万变的互联网时代,卢克文选择了一种“逆向”生长模式。在他看来,这个信息泛滥的年代,高质量的东西太少、太稀缺!为此,他更愿意比别人花更多时间去写好一篇深度长文。为了让自己静下心来写东西,他离开了深圳,也拒绝了北京,藏身在东莞。他说,不想在复杂的人际关系、社交圈子里浪费太多精力,稳打稳扎才是一个公众号长长久久活下去的张力。

  在互联网世界里,“卢克文”算得上是一个大V,卢克文工作室发布了一大批10万+的“爆款”,吸引了众多粉丝在追更。2019年以前,卢克文还是一个“路人甲”一样的名字,但在这一年,他突然火起来了。

  时间回到2019年1月1日零时,卢克文在微信朋友圈立下了一个FLAG:用三年时间,成为一个有较大影响力的财经时政类作者。

  两个月后,他的第一篇10W+作品《中国国运三十年》诞生了,又一个月后,《文在寅的复仇》阅读量再次突破10W+,5.8万人点了“在看”。

  阅读量的峰值出现在去年11月份,《香港问题与世界真相》让卢克文出圈了,这篇文章在公众号“卢克文工作室”上的阅读量1000W+,“在看”人数高达16W+。

  在绝大多数从业者都认为“自媒体行业流量红利期已过,新号不可能做起来”的时候,“卢克文工作室”这个公众号,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。此后,“卢克文”这个名字频频进入各大自媒体排行榜。

  在这碎片化阅读的时代下,卢克文的文章是个“异类”,文章以长篇为主,少则6000-7000字,多则上万个字。他在《我这个公众号到底是干嘛的?》一文中也说过:“长文是我公众号的灵魂”。

  真实的历史、著名的人物、鲜为人知的故事,这是卢克文给他的读者留下的印象。他总是用历史事件做时间线,搭配异域风情,穿插熟悉的中国人文,点缀悬疑、美食、惊悚、战争、爱情等元素,让人不禁沉浸在文章里面,如同在观看一部无声的电影。

  “我很多文章里面所用的架构,或者是各种结构也好,其实都来自于你们常见的小说和电影作品。”卢克文说,这或许与他有20多年电影知识积淀有关,事实上,在做这个公众号之前,他曾经考虑过做一个写影评的人。最终,他没有专门去写影评,但是却保留了“电影”的手法。

  除了电影手法,自然通俗也是卢克文尊崇的文风,也是他不断写出爆款文章的法宝。他的文章都采用通俗的语句,无论是调研类,还是国际时政,他甚至认为“读懂比深度更重要”。他说,一定要用任何人都听得懂的语言,最简单的大白话,要像白居易写诗一样,才能够跟别人沟通。

  最好的沟通,就是朋友之间闲话家常的那种感觉。在卢克文的文章里,去专业化是必须的一步,他说不能让读者感到费解,要花很多心思去猜,最好的方法是用大家最熟悉的语境,直接告诉他们:世界发生了什么。

  跟他的文章一样,卢克文很少西装革履的,轻松舒适的休闲服才是他的挚爱。他总是用一种自己最舒服、最自然的方式出现在故事发生的地方,以朋友、邻居的身份与最接近事实的人们对话,用轻松自然的聊天得到他想要的答案。

  采访卢克文同样是一个轻松有趣的过程。抛出问题,他总是轻松接住,他的回答简单而深刻,让人感到意外细品又颇有道理。这是一个有料、有趣的人,他的一些认知、理念,远超公众号上的那些文字,用卢克文的话来说“他还有很多东西可挖”。

  在流量从深度长文向视频直播一泻千里的当下,一篇公众号文章要达到10万+已属不易,但卢克文却频出爆款文章,这是为何?

  浏览标题,不难发现卢克文多篇爆款文章都在“蹭”时下最火的热点。对此,卢克文更正说,“不是蹭热点,而是不小心踩中了热点!”卢克文对“蹭热点”这件事有着清晰的见解。他认为追踪热点、贴近热点是必须的,但是并不是什么热点都要去“蹭”,这需要选择,需要符合公众号与读者群体的定位。卢克文的文章中有美食、旅游、人文,也有时尚的内容,但是,真正吸引眼球的硬核还是历史揭秘、时事分析、国际走势,因为他的公众号首先是做给“关注国际政策的人”看的。他首先要做的是,保证文章输出的“价值链条”一致性。

  在信息爆炸的时代,人们已经不能仅仅满足于知道世界发生了什么,他们更希望有人能对纷繁复杂的事件抽丝剥茧,然后告诉他们,这是为什么,会对我们带来什么。“有观点一定要大胆说出来,有犀利的观点才会让别人记住你。”这就是卢克文的态度,哪怕他的观点被人质疑,甚至引来“攻击”。

  随着香港问题引发的关注持续升温,《香港问题与世界真相》一文也收获了一波又一波的阅读量,后台留言区纷纷跟帖,“火药味”也越来越浓,其中就有不少反对的声音。“在后台留言里面,突然就有了3-5%反对我的声音。刚开始我是一脸懵的,是因为我对整个舆论生态一无所知。”一篇文章引来轩然大波,事发突然让初出茅庐的卢克文完全没反应过来,直到一个月后,他的心态才开始有了转变,他开始看淡这件事,还用一种戏谑的角度看,“我其实应该谢谢他们的,这些黑粉们拼命喷我,本来全国可能只有小部分人听过我的名字,被他们不遗余力地黑了我一个月后,搞得我去印度调查时,很多华人居然都听过我名字。”

  《香港问题与世界真相》是卢克文个人写作的一个分水岭,不仅让他跻身大号之列,还让他更加理解公众号的舆论生态。

  “蹭”热点、“晒”观点又或者剑走偏锋“博眼球”,也可能会刷出一篇10万+,但却无法支撑一个公众号长久走下去。卢克文说,高质量才是一个公众号的生命力。他认为,“高质量”才是他的工作室出圈的原因,他始终相信,在这个信息泛滥的年代,高质量的东西太少、太稀缺了。

  卢克文说,写出高质量文章首先要沉得住气,慢工出细活。为了写《军工逆袭空军篇》,卢克文啃书啃了三天,网上找资料找了20多个小时,构思布局花了半天,然后不出书房写了两天半。《中国国运三十年》这一篇,他足足写了九天,还要每天关注六七种外文新闻网站。

  “知行合一”是卢克文给自己的座右铭。这个时代,仅仅靠着“读万卷书”是不够的,还要“行万里路”。他认为,只有自己去实地调查,才能知道事情的真相,“我没有去印度跟当地贫困户沟通之前,我就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,我也不知道他们实际的收入是多少。我一定要跟那些小作坊的工人站在一起,我一定要亲口问他一天挣多少钱,我才知道他的生活是怎么样的,我还要亲自去打听外面的饭是多少钱一碗,他一天工作多少个小时,我才知道真实的生活是怎样的”。

  “别人下一天的功夫你就下五天的功夫,不能因为红了就不坚持”。快速走红给卢克文带来名利的同时,也给他带来了新的烦恼——这意味着,他需要花费更多精力在社交和应酬上。

  “我感觉今年有1/3的时间都花费在社交上,人际关系还是不能太多太杂了。”卢克文说,为了长长久久活下去的目标,他开始拒绝大量非必要的社交,把更多时间花在钻研写作又或是外出采风上。

  1997年,15岁的卢克文立下了人生第一个FLAG——成为一名作家。他曾经花一整年时间去写一部小说,还赚了第一笔稿费8000元。

  对于一个贫穷的孩子来说,8000元已经是一笔不小的财富;但对于一个负债累累的家庭而言,8000元只是杯水车薪。那一年,卢克文离开了父母,告别了湖南老家,南下打工,广州、深圳和东莞他都打拼过。那些年,东莞马达之声渐起,阡陌原野变成厂房宿舍,卢克文在工业流水线旁找到了最初的位置。

  做过流水线普工、模具工人,担任过几家公司的企划,开过淘宝女装店,当过淘大讲师……生存艰辛,让他早早认清了知识的价值。在这期间,他没有放弃过写作,无论工作多忙,都会花时间练习写作、去阅读。CAD澳门六和开奖现场直播!平面设计、电商、铝模、写武侠和国际政治他都有所涉猎,从他的公众号文章也可以看出,他知识广博,涉及领域非常多,而且非常注重观点。他调侃说:是贫穷,让人无所不能。

  在珠三角生活了20年,深圳和东莞是卢克文停留最长时间的城市,其中在东莞他打拼了15年,塘厦、樟木头是他最熟悉的地方。聊起东莞,卢克文说这些年变化最大的风景是“街头”与“窗口”。他说,十多年前他也曾遭遇过在街头被抢财物的经历,但现在走在街上很放松、很安全。同时,政府服务窗口工作人员也比过去更客气、有礼貌,更多高学历、高素质的年轻人加入到各个领域,东莞焕然一新、朝气蓬勃。东莞正在变得越来越美好。

  一年前,卢克文放弃了广州、深圳等一线城市,选择留在东莞开创他的工作室。工作室位于市中心的一栋写字楼,简约而文艺的设计犹如卢克文的文章,给人以舒服、自然的体验。那些曾在互联网上掀起一波波风浪的文章,就创作于此。

  为何放弃部署广深,而是选择在东莞扎根?卢克文说,选择东莞首先是从成本考虑的。在深圳打拼多年的他,对深圳的消费指数记忆犹新——同样的工资,在深圳只能租一个“床位”,而在东莞却可以住一套舒适的小公寓。“在东莞也许会错过一些大型演出,但也不用担心跟深圳人挤地铁。”卢克文说,跟广州深圳相比,“东莞人”其实获得感会更高。

  这不是一句客套话。如今卢克文已经把户口迁入了东莞,成为了一名真正的“东莞人”。

  “2021年抖音要做到500万粉丝量。”这是不久前卢克文给自己立下的一个FLAG,这个目标被他写在工作室的小黑板上。

  近两年,抖音、快手、微视等短视频平台火了起来。卢克文坦言,视频会慢慢成为这个年代的主流,95后或者是00后,可能就只看视频,不看文字,作为一个自媒体人要做好跟新一代人群沟通的准备。因此,他也在尝试将他的作品“可视化”。

  一个多月前,卢克文工作室在抖音注册,如今他在抖音上的粉丝已经超过50万,单条视频最高观看量超过1000万。《中国军工逆袭史:海军篇》,11月26日卢克文工作室在抖音上发布了这条视频,不到三天时间,就收获了10万+的点赞、48条评论、574次转发。

  从公众号到抖音,卢克文一直扎实地走好每一步。时代曾经给了他意想不到的成功,让原本五年的目标变成一年即可实现。他感激时代给予的机遇,同时保持着对时代的敬畏,尊重互联网时代一切扁平化、通俗化、自然化的传播规律,并以此作为原则来制作视频。

  “我一直跟我的同事强调,做视频要有人情味,不能穿西装,不要有隔阂,要像朋友聊天那样自然亲切”。卢克文觉得,自己的文章比其他人好的地方就在于与人没有距离感。搬出大量的专业词汇会阻碍读者的阅读欲望。“要通俗地告诉读者这是怎么回事。一个人读懂能教化一千个人,但复杂的文章一千人可能就一个人读懂。”卢克文将他写文章的思路同样运用到了视频拍摄上。

  有人说,碎片化时代,人的注意力只有三分钟。对此,卢克文认为,这是专注于营销的人的观点,不是所有东西都是抖音15秒都能解决的。尽管“卢克文工作室”的抖音视频时长量达到3-5分钟,这并没有成为大家观看的“绊脚石”。

  “卢克文工作室”进驻抖音以后,很多人在底下留言,原来视频还可以这样做。卢克文的视频给很多抖音用户带来了视觉上的震撼。他把这种震撼归功于质量。“真正要做的不是时间段而是有质量。一部电影两个小时,但只要电影拍得好,大家都愿意为此买单。互联网时代质量高于一切,高于理论。”

  卢克文认为,自媒体的眼光是要看向国际、未来,所以永远都不要拒绝新事物。“举个简单的例子,现在90后00后都在玩王者荣耀,虽然我个人觉得英雄联盟打起来更爽,但王者荣耀里有这一代年轻人的语境,如果你不去玩,就跟不上他们的思维方式,就会产生代沟。”

  无论是游戏,还是电视剧、电影,凡是新出的,都应该去了解一下,这样才能知道现代年轻人的想法,不与时代脱节。日本打造铂金圣诞树价值3亿日元

东莞市信展电子设备有限公司主营水濂柜,流水线设备,东莞uv拉,二手喷油拉等。公司有着一支专业的技术队伍,是具有丰富的工作经验和实力的技术师傅,可根据客户的规格要求及配置来制作,价格按客户配置要求而定。